推荐: 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大学生 生了没 更多>>
 

    大学生 生了没

    时间:2018-06-10 大学读了一学期,也结交了一些好朋友,其中阿超跟阿群,是我最好的死党,大家都是同班同学,上课再一起,下课又常常出去玩,之后我们相约在外面租房子,住家庭式的,以我们当时学校附近的房价,家庭式的房子大约一万至一万五左右,而我们却是看中一间一万八的房子,这间房子在一楼社区中,有三间超大的房间,每间房间都摆张双人床,家具都附好了,客厅厨房都很大,总之只能说一分钱一分货,花多点钱,当然房子就比较大,且一出门就有顶好、便利商店及一堆吃的餐厅,生活机能超好的,而阿群比较节省一点,所以我跟阿超就出多一点。
    阿超与阿群当时都已经交了女友,住这种大房子,又都是双人床,又有客厅及厨房,应该也是他们所想要的吧!他们两个人的女友也就顺便住进来,反正大学生同居,根本就是个常态,我虽然是单身,但也没反对,反正大家都很熟了,常一起出去,但我非常不适应的是,我们讲好一人负责一个礼拜,大家的公共区域,他们都是情侣两个人,我却一个人要整理,超辛苦的,帮忙倒个垃圾,我都还无所谓,但要打扫那个大客厅及厨房,我想到就累,我不禁认为要快点找个女友才行。
    当时已经过了一个学期,其实也认识不少女生,其中我认识到别係的小玲,小玲不是重点,因为她是一个恐龙妹,身材胖胖地,长的又不好看,但人还不错,挺好相处的,当朋友我不反对,主要是他有个朋友,叫做小雅,她可就不一样了,有人说她长得像是小号的林志玲,我是觉得还好,但真的是个瓜子脸,不敢说很正,但已经很不错了。我一直很想追她,始终叫小玲帮我多约几次,也听说很多男生在追,我可是追的超辛苦地。
    就在我猛烈追求下,一开始都集体出去,慢慢地变成我可以单独约她出去,渐渐地,我们两人慢慢独处的时间变多了,我心想已经到手一半了,小雅也开始愿意跟我回房间,当然一开始我哪敢乱来,都是找阿群及阿超跟他们的女友,三对一起玩乐及读书,我让小雅渐渐习惯她是我的人了,这种气氛可以塑造出她跟我是一对情侣。
    而就在有一天的晚上,小雅在我房间,我躺在床上,我说自己好累,小雅主动说要帮我按摩,自己当然不可能拒绝,藉着按摩的机会,我把头靠在她的肚子上,让她按押着我的肩膀。我伸手环抱住了她,她倒像是没感觉似地,继续帮我按摩着。过了一阵子,我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,于是她说她想回去了。这时候我也没办法了,只好鼓起勇气、抱着她耍赖般的要她留下,并用嘴巴轻轻地在薄薄的衣服上擦动。
    意乱情迷之下,我开始舔她的手臂。或许痒痒的很舒服,她发出了「喔」的一声,听到这个喘息,我彷彿接了进攻的指令,更加卖力地在她的手臂上亲吻。当然,在我头上几公分处,就是那对让我朝思暮想的巨乳,记得她曾告诉我,她的胸部有E罩杯。
    眼见时机成熟,我很快地把头埋进她的双乳之间,隔着衣服,用力地吸吮着那两颗半球。这时候,她叫了更大的一声,但却没有反抗,我心里想着,这块肥肉总是放到嘴边了。我快速地掀起她的衣服,更直接地攻击她的大奶。没想到平常被衣服包得紧紧的胸部,掀开后竟是如此的壮观。
    这对大奶被胸罩紧实地包覆着,面对敌人的攻击,她依旧尖挺不退缩。我急躁地用舌头挑逗罩杯以外的部分,但很快地,我的内心开始感到不满足:「我还要继续深入,我要把奶罩拨开,更直接地享用这对豪乳!」没有束缚的奶子,是这么地漂亮,她垂在我的眼前,等待我的揉捏、等待我的含弄。当然,除了舌头的功势,我的手也加入了战局,毕竟这么大的奶,我这辈子也还没有机会摸过。
    在我舌头、嘴唇、双手的交互运用之下,她已经逐渐臣服,逐渐忘记朋友之间应有的界线。在我确定面前的这个女人,以成为一只柔顺的小绵羊,接下来要做的事就容易多了。我把她转过身去,从后面抱着她,一手握住她的大奶,另一手开始往下进攻。
    我找到她的阴蒂,开使用手指轻轻地转动,她的喘息声愈来愈急促,我再往下探,发现她的小穴已经湿成了一片,这个浪女,原来把我的攻击当成是一种享受与服务了。于是我开始想玩弄她,让她帮我服务,我把她的手往后拉,拉到我下体的位置,然后按着她的手在我的老二上旋转。她似乎很兴奋,但嘴里叫着:「不要!」奇怪的是,当我的手离开时,她的手自己还在我的老二上不停的抚摸,这种骚劲让我感到非常的刺激。
    了解了她淫蕩的本性,接下来她问我的话,我就不感到意外了。
    「妳想不想要我?」她露出色色地眼神说着。事到如今,我还说不的话,那不仅对不起她,也对不起生给我这条老二的父母了。我先要她含住我的阴茎,没想到她技术就不是盖的,牙齿完全不会颳到龟头,而且二话不说马上跪在我的
    面前。看她顺服地、淫蕩地、专心地吸吮我的老二,心里真是感到莫大的刺激。这种居高临下的征服感,实在不是笔墨可以形容的!
    终于,真枪实弹的时刻来到了,毕竟我感觉我们两个人应该都是有经验的人,我想就直接採取背后的姿势吧,这个姿势一向是我很喜欢的,因为可以一边抽插,一边玩弄奶子。我让她双手扶着茶几,弯腰背对我抓,她的小穴就这样暴露在我的眼前。我抓着老二,毫不留情地往前挺进,她不仅没有难受的样子,反而整个迎合我的动作,并浪叫了起来。
    我接着让她採取上位,这个姿势最有视觉效果,因为可以看到她因为抽插而上下晃动的巨乳。她主动地抽送,也让我感到强烈地刺激,因为主动的女生代表淫蕩,而我喜欢床上淫秽的女人。以这种姿势抽插了一阵子之后,我开始感觉老二已经接近发射状态,她的小穴随着身体上下的摆动,一口一口地吞吐着我的阴茎。感觉每摆动一下,我的玉茎就受到一次挤压,龟头尖端一直有东西想冒出。
    在她温暖小穴的包覆、巨乳晃动的视觉刺激、淫叫的声音刺激之下,我感觉精门即将大开,于是赶紧抽出老二,让她含在嘴里。阴茎才刚插入,精子大军就滚滚而出,一波又一波的直冲她的喉咙,她不仅没有闪避,也完全没有被呛到。等我射完之后,还用舌头挑动我的马眼、龟头,把残余的精液舔得一滴不剩,我从来就没有射得这么舒畅过!
    后来我们还有陆陆续续搞过几次,才知道她的需求量是如此之高,可是后来我才发现,小雅很喜欢内射,且我没带套,她总是说没关係,她说不太套,她做起来比较爽,能不太套,我当然很高兴,且还能内射,但为了要保护她,我房间还是会放保险套,没保险套时,我都体外射精,但还是有几次,不小心被她弄到内射,我都好担心会不会怀孕,终于想好的不灵,想坏的却很灵,小雅跟我说她有了,我听了………………….脑筋一片空白,不知道要怎么办,可是小雅却比我还冷静,她说她之前高中就堕过胎了,她知道哪家技术比较好,叫我陪她去。
    我当然要当个负责的男人,我出了钱找一天陪她去,但我内心还蛮痛苦的,毕竟残害一条生命,不是一件甚么好事。就这样我常常叮咛死党阿超及阿群,就他们一定要带套,不要像我这样子,可是一学期过后,阿超居然跑来问我,上次小雅是到哪家诊所动的手术,我当场三条线,但我还是有告诉他,过了一年之后,阿群也跑来问我同样的问题,我差点没打人,平常都常常叮咛你们了,居然都当耳边风,当时常看到他们两个女友,都一直掉眼泪,心里应该都很怕动手术吧!
    现在我们班,有对班对已经结婚了,结婚之后,女的要休学一年,原因很简单,因为她怀孕了,要奉子成婚,而最近我也听表姐说,我有个小我一岁的表妹,读其他大学,她堕胎好几次,表姐们都好担心她的身体会弄坏,以后可能很难怀孕,堕胎可是会伤害女生的子宫,但又不能告诉他父母,大家都在伤脑筋。
    以前我认为,大学生堕胎应该是个案,一个学校顶多几个人,现在子几认为可能是一个班级,就有好几个女生有堕过胎,只是你我知不知道的问题而已。